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冬天,遥远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重生小说

冬天了,我变态的喜欢一个人走在飘着小雪的、冰冷的街道,长长的街道没有尽头,过往的行人来来往往。我没有思想,没有情感。

这个冬天真的很冷,冰凉的空气把我的心死死地冻在这里,离不开。我知道自己其实可以不用那么傻,可是我愿意让自己变傻,只是,我一直不知道,这个冬天是否像我一样,很多话不愿意说出口,可能有的时候,沉默会胜过千言万语。

冬天,很冷,爱一个人,会疼。我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听歌,一个人想起一些事就傻傻地流泪,猛然回过神来,感觉自己好不可思议,我到底怎么了?然后就笑,疯子一般,都说不出来自己过得好不好。

如果可以,我想,我只愿意做一个肤浅的人,我只想把对你的爱收集起来,过属于你的生活,感受你的伤心、快乐,这段感情,投入了太多,收回了疼痛。它一直就像装满开水的玻璃杯,烫手了,你会毫无疑虑的放开手,哪怕杯子会碎。

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固执又偏执的人,不知不觉,发现自己也会变,不知从何时起,愿意把自己放在最当风的地方,然后,任由风雨来磨打我所有的棱角,只要告诉我,世间还有那叫“永远”的光芒。我从不说,每一次寒风吹过,我都疼得钻心。我始终不明白,我是长大了,还是在老去。于是,突然之间,想起,好久都没有回家了。

几年前的冬天,我喜欢蹲在家里面的小火炉边,边烤火边烧洋芋,小黄猫也不管脏与干净了,躺在我脚下的灰堆里。父亲去放羊时,总会带上我,在小沟边、田埂上,瘦瘦的山羊们冻得把毛竖起来,显得发胖。父亲吧嗒吧嗒的抽着叶子烟,偶尔用吃烟的火给我生一个小火堆,吩咐我看好某一块不让山羊来的地方,自己去另一边看羊。我就留在小火堆边,四处寻找小柴枝,放在小火堆上。呼呼的死劲吹。父亲偶尔也走过来暖手,然后嘲笑我,“不多放点柴,你吹什么,待会儿连火种都吹跑了。”然后我就去找柴枝。我总是闲不住,看见田埂上有绿叶子,就一把抓下来,唤来平时喜欢的“大葫芦”,喂在他嘴里。

到傍晚,母亲会来拔萝卜,我就跟父亲说自己要和妈妈去,然后追着母亲,寸步不离,说这说那,到田边的大核桃树下,我会一个翻身爬上大树,看一眼村边的大路上有没有熟人经过。看完后发现自己下不来了。“妈,妈,怎么办,我下不来了!”母亲会抬头瞟我一眼,“当得是翻叉叉,你以为下来和上去一样。”我吐吐舌头,小心翼翼的揪着树皮,踩着树疤,一纵跃下来,跑到母亲身边帮她干活。

白山市癫痫医院专家咨询保定市哪家的医院治癫痫病好西安羊羔疯专业治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