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看点】一次险些被骗的经历(散文)

    这是几年前的一次亲身经历,虽然最后幸免于被骗了,但这险些别骗的滋味也让人感觉很不好受,当下真的是很恼火,也很气愤,更有一种极为强烈的挫败感。还是从头说起吧,记得那是个很平常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琅邪榜】情殇(散文)

    看着眼前这个衣衫破烂,蓬头垢面,掉落了全部牙齿的女人,在陌生人面前显得羞愧难当的女人,一个完全疯癫了女人,很难想像出来她身上发生的一切。回望当年,她也曾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妙龄女...[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云】凌晨,我从镇上走过(散文)

    小镇,在黄土高原的脚下,群山环绕。她是开在307国道上的一朵永不凋零的鲜花,静静地依偎在清河的身旁,被清澈的河水滋润着。清河,向西缓缓流尚,在约四十里处一头扎进母亲河——黄河的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一夜深红透(散文)

    那时村里女子很少涂脂抹粉,只有一瓶雪花膏,洗完脸擦一点。我一直以为雪花膏是用来闻香味的,并不知它有滋润皮肤作用。早上,在街巷里碰到任何一个女人,她们都是香喷喷的。她们出工回来...[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夏日风情”征文】盛夏的夹竹桃(散文)

     三伏天,真是热浪滚滚,酷热难熬,于是一些发烧友在QQ或微信上发玩耍帖子,勾画这难耐的暑热,很有意思。现在例举其中的段子:《沁园春*热》:“千里清蒸,万里紅烧。望城里城外,热浪滔...[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幸福的阳光(散文)

    岁月若风,把时光的帷幕轻轻一掀,那些曾经如梦的双眸便逝去了天真,蓄满了深沉;光阴如刀,在流年的额头缓缓一划,那些曾经纯真的面容便抹去了稚嫩,倾注了成熟。悠悠岁月,岁月悠悠。曾...[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冬之恋曲”征文】忙年(散文)

    “妈妈,我要放鞭炮!”随着声音儿子蹦蹦跳跳地跑进家门,这才想起了已进胃腊月,再有几天就过年了。随着年龄的越来越大,工作忙,生活累,对年的渴望也就淡了许多,总感觉过年像缺少了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风恋】一只小猫咪的命运(散文)

    这天早上起来,在门口围墙圈起的小小院子里,既没有听到小猫咪习惯性的“喵喵”叫声,也没有看到它走路还不稳的身影。为它用鞋盒特意做成的小窝里没有,它最喜欢睡的专门让它作“卧榻”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人间暖情”征文】回家(散文)

    凌晨两点的时候我还在睡梦中,忽然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一边心里猜测,这么晚了谁会有什么事急着找我?一边急忙起身到书桌上拿手机,手机屏上显示“爸爸”,我心里不由咯噔一声,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笔尖】闲话“金不换”(散文)

    我们的家乡武平,地处福建省的西南部,与广东、江西两省接壤,是有名的三省通衢之地。如果你到过武平,定然会被梁野山的雄伟俊逸、灵洞山的幽雅清净、白莲塘的潺湲碧波、平川河的曲水漪澜...[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